“从场内到场外” 比较94与621打击数字货币政策的异同
本文摘要:2017年9月4日,中国人民银行等七部门联合发布了《[关于防范代币发行筹资风险的通知]》,2021年6月21日,人行则就数字货币炒作问题[约谈了部分银行和支付机构],两次都给数字货币市场

2017年的政策主要针对IC0

2017年9月4日的通知标题为“关于防范代币发行筹资风险的通知”,通知的第一句更是开宗明义地指出“最近,国内通过发行代币形式包括初次代币发行(IC0)进行筹资的活动很多涌现,投机炒作风靡,涉嫌从事非法金融活动,紧急扰乱了经济金融秩序”。大家都知道,2017年是各种IC0项目层出不穷的一年,虽然有极其少量的正常项目,但绝大部分项目都是打着数字货币旗号的骗局。监管层注意到这一风险,当令颁布了该通知。

根据通知中的有关表述,“代币发行筹资是指筹资主体通过代币的违规发售、流通,向资金投入者筹集BTC、ETH等所谓‘数字货币’,本质上是一种未经批准非法公开筹资的行为,涉嫌非法发售代币票券、非法发行证券与非法筹资、金融诈骗、传销等违法犯罪活动”,是把“BTC、ETH”当成了一种筹资主体通过“代币发行筹资”所募集的资产。

在BTC、ETH等数字货币出现以前,诸如非法筹资、金融诈骗等犯罪活动不能不通过法币,而通过募集数字货币的方法进行犯罪活动,无疑加强了监管的困难程度,因而在94通知中,有这么一句,“各金融机构和非银行支付机构不能直接或间接为代币发行筹资和‘数字货币’提供竞价推广账户开立、登记、买卖、清算、结算等商品或服务”。

在94之前,国内数字货币的买卖都是通过用户转账到交易平台公司账号进行的,94之后,则开始了数字货币买卖的“场外”年代。从政策的实行角度回顾,当时监管的重点在于“防范通过BTC、ETH参与代币筹资发行”而非“参与法币与BTC、ETH的买卖”。

2021的政策则针对更广泛的“数字货币买卖”

2021年人民银行通知的标题为“人民银行就数字货币买卖炒作问题约谈部分银行和支付机构”,第一句则为“为深入贯彻党中央、国务院有关决策部署,落实国务院金融委第五十一次全领会议精神,打击BTC等数字货币买卖炒作行为,保护人民群众财产安全,维护金融安全和稳定……”,可见,相比于2017年,此次打击的范围包括了所有些“数字货币”的“买卖炒作”问题。对于“买卖炒作”而言,银行或是支付宝等支付机构是十分要紧的一环,所以这次的禁令相比起2017年而言范围大了很多。

而对于法币和数字货币的买卖的限制,这并不是是首次提,早在2013年,人民银行、工信部、银监会、证监会、保监会等五部门过去一同发布了《关于防范BTC风险的公告》,对于各金融机构和支付机构提出以下需要:

“不能直接或间接为顾客提供其他与BTC有关的服务,包括:为顾客提供BTC登记、买卖、清算、结算等服务;同意BTC或以BTC作为支付结算工具;拓展BTC与人民币及外币的兑换服务;拓展BTC的储存、推广托管、抵押等业务;发行与BTC有关的金融商品;将BTC作为信托、基金等资金投入的资金投入标的等。”

而这一政策从字面上看,看上去非常模糊。举例而言,在下面直到2017年9月4日之前的时间里,火币、OK和比特币China等交易平台都在金融机构开立了竞价推广账户,且通过这部分竞价推广账户进行用户的充值提现操作,那样作为为几大交易平台提供金融竞价推广账户服务的银行,算不算“拓展BTC与人民币及外币的兑换服务”呢?理论上,“拓展BTC与人民币兑换服务”的主体是交易平台而非各金融机构,然而各金融机构确确实实为交易平台这部分顾客提供了与BTC有关的服务。

出现这一局面是什么原因,大概是由于当时各界对BTC理解不够,外加整个数字货币市场非常小,影响有限。而2017年9月4日关于“各金融机构和非银行支付机构不能直接或间接为代币发行筹资和‘数字货币’提供竞价推广账户开立、登记、买卖、清算、结算等商品或服务”的需要,可以算作对2013年《关于防范BTC风险的公告》的细化说明,由于作为金融机构,为交易平台设立供用户充值提现法币的竞价推广账户,至少可以算是间接地为虚拟币与人民币的兑换提供了服务。

“场外”年代的新问题

在2017以前,币圈还没“冻卡”这个词,由于当时充值提现都走的是交易平台的公司竞价推广账户。2018年,开始有零星的冻卡案例出现,而近期两年,“冻卡”的现象则愈演愈烈。

“冻卡”的重要原因则是由于卡里收到了涉及电信诈骗资金。因为BTC的匿名特征,天然地成为诈骗分子所钟爱的洗钱方法,通常而言,诈骗分子会将骗来的钱飞速买成币从而达成资金的飞速转移,很多卖币的人士却会由于收到了诈骗的钱而“躺枪”被冻卡。

就像非法筹资并不是由于数字货币出现后才有,电信诈骗也并不是数字货币出现后的新生事物。但毫无疑问,数字货币的出现为这两种犯罪活动提供了很大的便利,因而引起了监管层面的关注。假如说,2017年9月4日的禁令主要针对非法筹资和金融诈骗,2021年6月21日人行的约谈则主要针对洗钱的风险。洗钱的市场有多大,仅仅从电信诈骗这一行业就可见一斑,依据《[人民日报]》和[人民网]的报道:

“2020年共破获电信互联网诈骗案件32.2万起,抓获犯罪嫌疑人36.1万名,止付冻结涉案资金2720余亿元,劝阻870万名群众免于让人骗,累计留住经济损失1870余亿元,有力维护了人民群众财产安全和合法权益。”

“2021年1至5月,全国共破获电信互联网诈骗案件11.4万起,共打掉犯罪团伙1.4万余个,抓获犯罪嫌疑人15.4万名。今年以来共紧急止付涉案资金2654亿元。为群众留住经济损失991亿元。”

2021年的前五个月的“止付”金额2654亿元,就已经接近去年全年的金额2720亿元,可见电信诈骗活动依旧猖獗,而这部分被止付的金额,非常大一部分会通过洗钱很“高效”的数字货币进行“洗白”。在综合衡量过数字货币给经济带来有哪些好处(如借助废弃水电等)和负面用途(环境问题、洗钱问题)之后,人民银行进一步加大对于数字货币买卖的禁令也就不难理解了。

[1]:http://www.gov.cn/xinwen/2017-09/04/content_5222657.htm

[2]:http://www.gov.cn/xinwen/2021-06/22/content_5619940.htm

[3]:http://www.csrc.gov.cn/pub/newsite/flb/flfg/bmgf/zh/gfxwjfxq/201401/t20140122_242972.html

[4]:http://www.gov.cn/xinwen/2021-04/10/content_5598774.htm

[5]:http://legal.people.com.cn/n1/2021/0617/c205462-32133148.html

2017年9月4日,中国人民银行等七部门联合发布了《[关于防范代币发行筹资风险的通知]》,2021年6月21日,人行则就数字货币炒作问题[约谈了部分银行和支付机构],两次都给数字货币市场带来冲击,各种数字货币价格纷纷暴跌,那样,两次监管层面的收紧有什么异同?

相关内容

热门推荐

更多

内容聚焦